X 注冊生物鏈會員

掃描二維碼關注生物鏈
創新,不能跟在別人后面跑 訪“破解生命奧秘的人”歐陽平凱院士
來源:東方網   發布者:ailsa   日期:2018-08-13   今日/總瀏覽:1/6601

歐陽平凱.jpg

中國江蘇網訊 他從國外歸來,白手起家創立了第一個生物化工專業,第一家工業生物技術研究所,被稱為“破解生命奧秘的人”。記者近日采訪了中國工程院院士、原南京工業大學校長、原江蘇省科協主席歐陽平凱,他結合多年來專業探索,暢談江蘇產業升級和科技創新。

生物質能源為何“叫好不叫座”

“江蘇省人口多,土地、礦產資源相對較少,要實現產業轉型升級和美好環境,發展生物質產業非常適合江蘇省情?!迸費羝嬌恢斃南瞪鎦什?,在各個場合,他都不遺余力地呼吁廢棄生物質的高校效利用。

“在各種可再生資源中,生物質資源是最穩定、高效同時也最環保的一種資源。生物質資源是從何而來的?地球原本就是充滿二氧化碳的星球,后來有了綠色生命,產生光合作用,大量二氧化碳變成了氧氣,生物質就被埋在了地底下,成為化石能源。生物質的生產過程本身就是一個環境凈化的過程,可以吸收空氣中的二氧化碳,吸收有機污染?!?/span>

大自然每年產生1600多億噸的生物質,是人類取之不盡的資源。中國正在以不到世界7%的土地,承載著全球近三分之一的中低品位生物質排放。生物質產業,就是指利用可再生的有機物質,如農作物、樹木等植物及其殘體、畜禽糞便等有機廢棄物,通過工業加工轉化,進行生物基產品、生物材料和生物能源生產的一種新興產業。

“人類社會廢棄的生物質是環境污染的最大源頭,總量超過70%,若不加以充分利用,會形成嚴重的排放問題?!迸費羝嬌?,中國人多,且是飲食大國,但吃的東西去哪兒了?“生物利用度,一般來講不會超過50%,人類的糞便排到那兒?我了解是都沒有處理直接排放到水里的,造成水體的富營養化。現在雨污分流有處理,用的是大池里曝氣的方法,但產生的問題是,很多病菌沒有得到揮散?!迸費羝嬌?,其實,通過對農村廚余垃圾、人體排泄物等進行處理,就變成可以供農民做飯的生物天然氣,而生物處理的發酵過程中,蒼蠅蚊子卵也都被殺死,最后出來的是農田所需的有機肥料。

技術突破為生物質利用開創了新業態,但與太陽能、風能發展的“熱火朝天”相比,生物質能源發展仍顯得“叫好不叫座”。歐陽平凱說,你們也可以去做一個調研,“如果計算進生活能源,從全生命周期來說,太陽能、風能本身并不是減排的。比如太陽能裝備,就需要消耗大量能源。如果用環保的方法來處理排泄物,消耗120噸足足需要一噸煤?!?/span>

科技創新一定要以問題為導向

“美國人用2億噸玉米來做7000萬噸酒精,可見生物質產業大有潛力?!?歐陽平凱一直在推動利用生物技術“變廢為寶”。

“利用生物技術,可以把秸稈轉化成蛋白質、油脂、淀粉、氨基酸等幾千種產品,和糧食里的蛋白質、淀粉等一樣,人和動物都可以食用?!迸費羝嬌?,一噸秸稈約300元,10億噸秸稈就可以實現3000億元的產值。這不是一個小產業,就像煤和石油一樣,是資源,要作為一個行業來做。南京工業大學的專家們已經完全掌握了利用生物合成技術,但產業鏈卻不易形成。

歐陽平凱認為,科技創新不僅僅涉及科研政策問題,還會遇到體制改革問題。首先,秸稈收集要形成一個產業鏈,其次,要有一個萬噸級的示范工程,只要做出來就會有人來投,打通下游產業,就符合市場規律了。

科技創新一定要以問題為導向,不能跟在別人后面跑?!耙惶傅嬌萍即蔥?,很多人就覺得是基礎研究、理論研究,其實,基礎問題要從實踐中去體驗,要到實踐中去研究?!迸費羝嬌?,創新要從問題出發,現在我國發表文章世界第二,但科技競爭力卻不如西方發達國家,在美國,70%的研發力量來自企業。它之所以強大,實際上就是跨國公司的研發與市場結合的能力非常強大,他們善于從實踐中體驗,到實踐中研究。

中國的民企甚至一部分國企還不具備這個實力,很多企業更多的是在國外引一條生產線,現成的工藝,一個賺錢很多家就跟上,一上就是一堆。我們從問題出發研究,就能解決資源配置問題,讓市場發揮作用,把資源配置給最有效率、最需要的人、企業和機構。

過去高校注重發文章但不是很重視工程應用方面的實踐工作,但創新總是與問題的發現和實踐密切相關,歐陽平凱說,現在女同志穿的尼龍絲襪,化學法制造,很漂亮結實,但有一些缺點,不太舒服,吸水性不好,柔軟度不高。南京工業大學的相關課題組從生物新材料研究出發,力圖做出既柔軟、吸水又漂亮的絲襪材料,實現了尼龍、聚氨酯這個系列領域的創新,這一領域涉及產值可達上萬億元?!安灰歡ㄊ腔±礪堊芯?,用先進工藝改進現有的產品,這也是創新。秸稈產業可能就會是一個亮點,而且可以作為中國減排的特色,這個對國家太有用了。如果說我有一個夢想的話,那就是希望這個產業成為中國制造的一個亮點。

藥物創新應該三足鼎立

工業生物技術在制藥領域的應用主要是進行藥物的生物與化學合成與提取,這項技術在國內是一個瓶頸。

歐陽平凱說,國外一些制藥企業品種也很少,但做得很好,主要就是產品從技術開發到工程應用方面緊密結合,各種規模的技術及工程應用發展非常成熟,別人無法與其在產品的技術及應用上進行競爭。醫藥行業要與國外競爭,就一定要做到成本最低,、質量最好。

從醫藥創新的角度看,發展中國家搞新藥創新在成分創新方面難度還是比較大的,主要是篩選出新的化合物方面難度比較大。當然,中國人可以做很多制劑,比如印度、以色列做的很多我們稱之為仿制藥的藥品,即非專利藥。無論從療效還是成本方面考慮我認為對中國人都是很重要。

那么發展非專利藥目前的關鍵問題在哪里呢?我認為不是我們以前講的搞一個藥證(批件)的審核報批方面,而應是在其關鍵的制造技術方面。關鍵在于專利到期后是否可以利用你的制造技術生產出比別人成本更低、質量更好的非專利藥產品,另外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你做的劑型是否比別人更有效。

印度和以色列在非專利藥品方面的成功除了降低成本外,制劑工藝也做得很好。目前中國只能出口原料藥粉,印度和以色列已經出口藥品了,主要原因在于他們制劑上的技術做得好。我認為藥物創新應該三足鼎立,藥品制劑技術、原料藥制造技術與新藥的開發缺一不可。我們應當大力重視制劑技術和制造技術的創新工作。大家要關注完全的創新藥物,更要注重仿制藥方面的藥物制劑和制造技術。

相關新聞